当前位置:主页 >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 >

《特派员和女妖精3》更新19202122

发布日期:2020-07-31 18:00   来源:未知   阅读:

  三个联队进了三个乡里都遭到了一股八路军的偷袭,鬼子发现三股八路军的平均人数在五百左右。以联队的火力打五百人的队伍是小菜一碟,鬼子对八路军穷追猛打,鬼子以为把八路军的队伍打散了,分头去追击八路军,正中牛汉的诱敌战术,只要鬼子分开就叫鬼子有来无回。

  傍晚时分,三百号鬼子赶来了大仁庄村。也把傍晚的天色搞的灰不灰黄不黄,叫人看了会恶心。鬼子不见村里有人,但在挨家挨户搜查。鬼子搜查的很细,每家的地窖都不放过。

  这里的炮管所也已人去楼空,鬼子打算在炮管所度过一夜。通讯兵把村里的情况传递了回去,很快接到了上级的指使留守炮管所。鬼子把国旗扎在了炮楼顶上,提醒赶来的战友村里安全。

  春鸣率领三百战士藏在了地下六尺的地道里,分布在村里各处。到了夜里,战士们聚在了炮管所地下的地道里。战士们第一次打地道战都很紧张,大家害怕打不好对不住特派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战士们由于高度紧张有点头晕。春鸣得知这个情况后,通知战士们幻想胜利的喜悦。幻想对这个年代的人来说是件难事,大家卯足劲的把屁都崩出来了也没幻想到啥。春鸣又想了个主意,把糖块发给战士们,每人嘴里含一块水果糖,嘴里甜滋滋的是不怎么紧张了。

  牛汉命令战士们把藏在风景地的鬼子尸体挖出两千扔在镇外,以此来迷惑鬼子的侦察机。现在天寒地冻,尸体不会腐烂。尸体上大部分被放上了干柴倒上了汽油,点着干柴充当战火硝烟。

  通讯部把消息传递给鬼子说夜里永安镇遭到了八路军大部队的突袭请求增援,黑野得到消息后立刻调用侦察机去永安镇侦察。

  斧头峰四九河边的平原上修建成了飞机场,这里停放着六架战斗机和四家轰炸机。一架战斗机飞离了机场飞进了无尽的夜色,这叫牛汉没有料到鬼子的侦察机会这么快飞来。

  镇外的战士们听到了飞机的轰鸣声,黄朝复下令打空枪空炮来迷惑鬼子。飞行员发现永安镇外枪火不断,在上空盘旋了一阵儿飞回了斧头峰。

  小山西急匆匆的跑来了牛汉的办公室:“报告特派员,一架鬼子的侦察机来侦察情况,黄朝复下令队伍打空枪,黄朝复担心鬼子的空军会来轰炸。请特派员指示。”

  牛汉吃了一惊:“难道斧头峰的机场修好了!”果断下令:“给鬼子传去消息就说八路军大部队撤去了蔡村镇方向,八路军至少有五千人。传令朱二黑、满俊、二奎各带两千战士连夜赶去凤凰山外围埋伏,一切按原计划行动。”

  黑野得到永安镇传来的消息后,调用一架侦察机去蔡村镇方向侦察。飞行员发现了凤凰山里有十几处火光,飞回斧头峰把消息传递给了黑野。

  凤凰山占地面积有十平方公里,山势复杂,多有河流,完全能够容纳下五千人。黑野得知消息后认定凤凰山是八路军的老巢,调用空军轰炸凤凰山。

  就在这个黎明,各地的地道战打响了,三千鬼子在梦中见了阎王,各地的战士乔装成鬼子留守在村里。一部分在明处,一部分在地下。其中最重要的环节就是通讯兵,他们的日语必须和鬼子对答如流。

  第二天早晨,上百架轰炸机出现在凤凰山上空,密密麻麻的炮×弹和汽油×弹在凤凰山里炸响,整片凤凰山烧成了大火海。山里的浓烟滚滚直上笼罩了半片天,方圆十里的人们全能看到凤凰山上空的硝烟。

  牛汉料定黑野会把凤凰山看成八路军的老巢,黑野一定会派来大部队搜山。牛汉派出六千兵力埋伏在凤凰山外围,只等鬼子来送死。

  第二天傍晚,两个联队的鬼子赶来了凤凰山脚下。他们在此安营扎寨等待天亮上山,却不知道在他们身后早已埋伏了六千双眼睛。

  在夜里使用毒气弹杀鬼子最有效,不仅能节省枪弹还能一举歼灭。他们使用烟雾弹和毒气弹结合的方法,一举歼灭了两个联队的鬼子。他们把鬼子的尸体堆进了帐×蓬里,他们乔装成鬼子留守在此是为了迷惑鬼子的侦察机。

  凤凰山烧了五天五夜才安静下来,大量的树木葬身在火海里。战士们乔装鬼子在山里搜查为了迷惑鬼子的侦察机,其中一部分战士去干掉了下韩村乡驻守的鬼子中队。

  黑野派出的三个联队不到一个月全被歼灭,而黑野却认为即将大功告成。黑野接到了前方联队要求补存兵力和军用物资的消息,同时也接到了昭和仓井叫他赶回太原举行婚礼的消息。黑野派出一个联队押运军用物资,他赶去了太原和昭和仓井举行婚礼。他不知道他深爱的美智子还活着,并且美智子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两百辆卡车满载着军用物资从南榆林乡开始分发到各处的炮管所,其中有一百辆卡车的物资运往了永安镇。这批鬼子尽数被消灭后,牛汉下令把军用物资全部运去通往炸药厂的地道里,把炸药库里的炸药运到大矿洞里,命令。牛汉担心黑野会识破他的战术,又令各师抽调一千兵力入驻恒山炸药厂作为储备军。

  各地的队伍护送百姓们回去,人流里潜伏着黑野派来的两个伪军,他俩掌握了东边一带的战情,也从百姓口里得知了地道战,目前尚未查清牛汉是活是死,他们当紧的任务是把情报传递回去。

  在这场战争之前,牛汉把金七七转移到炸药厂。今儿个早晨,柳燕跑来了金七七的房间说:“鬼子三天前就给俺们送来了军用物资,特派员叫俺们回去享清福。”

  “三天前就打胜了你现在才通知老子,你马勒戈壁的。是不是朱二黑给你出的骚点子,军用物资少一个老子跟你拼命。”金七七回来后冲进牛汉的办公室大骂,容嬷嬷紧跟进来没拉住金七七。

  “我想朱二黑担任装备部部长,你看行不行。”牛汉的话叫金七七吃惊,这是金七七的军职。

  金七七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瓜子边嗑瓜子边说:“猪儿黑那个王八蛋我太了解了,你给了他大权他敢倒卖军火。”

  金七七瞪大了眼睛看见牛汉老实了:“你给他个副军长,我还能…”金七七做了个钱的手势:“懂了吧。”

  “你给他装备部部长一样得罪满俊和二奎。”金七七看见牛汉苦笑的点了头,她想了想说:“左善龙和李怀土是该提,不提全军不服。春鸣是个好帮手,给她实权我们放心。就提他们三个人,其余的以后再说。”

  牛汉摇摇头:“李秀柱对朱二黑有了意见,我必须把他们分开。李秀柱的能力很全面,我不能叫他太压抑。马原有作战指挥能力,有顾全大局的意识,这种人才必须发光。黄朝复有带兵作战能力,他必须上来。马汉对我们忠心耿耿,我们不给他实权说不过去。”牛汉无奈的叹气:“只是亏待了朱二黑、满俊、二奎。”

  容嬷嬷:“亏是不亏,他们握的是实权。只是心里肯定不平衡,毕竟他们跟你们同生共死。”

  “这种事你比我有主意,你想吧。”牛汉对金七七说完又对月亮说:“叫唐四准备麻辣火锅,政委和容嬷嬷中午在我这儿吃了,把水仙叫来一起吃。”

  容嬷嬷看牛汉脸色,牛汉微笑点头:“以俺看,现在不到提的时候。无论特派员提了谁,别人都会有意见。等队伍再扩大一些都好提,大家也都满意。特派员私底下跟左善龙、李怀土、春鸣、黄朝复、马原通个气,叫他们心里有数就好。现在只提李秀柱为师长,他们不会有意见。”

  金七七看见牛汉无奈的笑着:“就听容嬷嬷的吧,先提李秀柱,再征兵一万,给他把人凑齐了。”

  金七七得意的表情做了一半,听见:“报告特派员。”小山西来报:“左善龙和李怀土来了。”

  左善龙有点不服气:“能者居上是特派员和政委提出的,现在俺们打退了鬼子,军长和副军长就该是俺们的,这是无可厚非的。朱二黑、满俊、二奎在这场战争中没有冲锋陷阵,他们应该有自知之明。”

  李怀土强颜欢笑的对左善龙笑道:“特派员考虑到他们的情绪也是理所应当,俺俩现在已经是军长和副军长了。为了抗日革命的胜利,士兵必须无条件服从首长的命令。”

  “不争了不争了,俺敬特派员一杯。”左善龙是个大肚量的男人,只是有一点不服气。话说开了,也就顺气了。

  一杯酒过后,牛汉犹犹豫豫的说:“为了革命的胜利是应该排除个人情绪,谁不愿意是谁心里素质差。”突然严肃了起来看去月亮:“传令通讯部对各地域下达新一任领导名单,各位首长每人完成征兵两千的任务后举行表彰大会。”

  上官雪笑道:“就事论事,牛汉做的对。要是这有功的人受了委屈,以后没人敢立功了。”

  “特派员,俺可不是为难你,真不敢瞒你,弟兄们的庆功酒都给俺俩摆好啦。”左善龙的话叫他们一顿大笑。

  李怀土:“特派员,现在局势暂时稳定了,特派员怎么部署以后的战争计划,这是俺俩此行的目的。”

  牛汉:“浑源县十几万人就有十几万张嘴,我不知道能藏多久。以我们的军火对付十几万鬼子是以卵击石,除非我们有大量的毒气弹。”

  李怀土:“特派员和俺们想到一块去了,俺们可以利用运送炸药这条路线拿下斧头峰。”

  牛汉:“我感觉黑野是个神经敏感的指挥官,也是一个固执的指挥官,这号军人时时刻刻在琢磨敌人。”

  “固执是一种美,也是一种病。对付固执的人只有往死打,一定会治好他的病。”上官雪的话又逗的他们大笑。

  与此同时,黑野在婚礼上得到了两个伪军传来的情报。军士官在大庭广众下宣布了浑源县的敌情,这彻底激怒了在场五百多位军官的怒火。这把大火一旦烧起来就是毁灭性的灾难,浑源县十几万支×那人都要死。在这个事上,安倍三郎和全体军官内心有愧。当初听取黑野的建议不会在一个月内战死四个联队的士兵,并且损失了大量的军火。

  婚礼的当天夜里,安倍三郎召开了作战会议。空军部队和四万陆军联合执行剿灭浑源县八路军作战计划,每一方一万大军把浑源县包围的密不透风。

  在这个黎明,人们还在睡觉。八百架轰炸机和五百辆坦克车从浑源县四方杀来,四万号鬼子紧随而来。当人们被炮火声惊醒的时候,已经有人死在了炮火里。唯一能保命的地方就是地道,大家向下饺子一般跳进了地道里。

  轰炸机和坦克车对浑源县各地进行狂轰滥炸,根本不给大地一丝喘气的机会。大部分的房院全被炸毁,乡亲们藏在地道里抱头痛哭。地面上炮弹狂轰滥炸,地道里不停的有灰土从上面洒下来,眼泪和灰土混在一起模糊了眼睛。虽然地道的尽头在荒地里,但救不了一个人。

  两百架轰炸机对永安镇连番轰炸,只用了一上午永安镇被炸成了筛子。大地上战火燃烧,孤儿在火里哭娘。永安镇三万百姓死在了炮火里,有一万百姓跟随八路军从通往炸药厂的地道里逃去了恒山。此时此刻,百姓们恨透了八路军,可只能憋在心里,是八路军给百姓带来了灭顶之灾。

  轰炸机和坦克车在前冲锋,四万号鬼子从外向内围剿。鬼子的脚步声有万马奔腾之势,大地随之颤抖。战斗打响了,战士们抱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心态与鬼子拼死一搏。地道里的哭声传上了地面与交战的枪声混在一起,终究是枪声持续到最后。鬼子把汽油倒进了地道里,乡亲们被活活的烧死。跑出地道的人们被鬼子乱枪打死,姑娘们被鬼子拉进了房里。

  傍晚还未来临,已经血染大地。十几万人倒在了血染的大地上,整个县里存活下来不到七万人。牛汉带走了一万百姓和六千战士,其余的百姓被鬼子控制了。战士们被鬼子抓了起来,她们会变成慰安妇和劳工。马良和朱唐对鬼子亮明了身份,他们是阎锡山的部下。黑野从他们口里得知牛汉活着,但不知现在的牛汉是死是活。

  朱二黑、马原、六奎、喜鹊、宝婵、灯芯、金碧娇、美智子,带着打剩下的七百人赶去了恒山。朱二黑知道炸药厂的位置,他们连夜赶路。在这炮火连天的情况下,美智子为了保护儿子只能跟随他们。灯芯马上就要生了,宝婵还在坐月子,金碧娇有了四个月身孕,六奎的媳妇也有了身孕。

  只这一天,局势发生了大翻转。牛汉和金七七从英雄跌成了罪人,十几万人因他们的到来全成了冤鬼。百姓们对八路军不敢怒不敢言,但是仇恨在心里越积越深。

  牛汉料定鬼子会来炸药厂,他下令战士炸掉地道的出口和炸药厂。命令白采善带领一个连战士留守在炸药厂,接应赶来的队伍。

  牛汉之前把军用物资转移来了炸药厂的矿洞里,只是粮食只够维持十天半月。又遇外面的消息传不进来,他们只能摸黑研究对策。

  他们赶了一天路,在一片山林里歇息。吃饭成了人们最大的难题,又遇天寒地冻不少人染了风寒。战士们扎起了帐×蓬把病人安置在帐×蓬里,左婉君带领医疗兵给百姓们治病。

  牛汉在山腰的一间帐×蓬里开会,山上的树林遮住了帐×蓬。帐×蓬里没有灯光,大家摸黑开会。

  小山西来报:“报告特派员,经过一天统计,俺们带来的队伍加上炸药厂的储备军一共是10615人,乡亲们是10753人。其中八千多人是老人、女人、小孩。留守在炸药厂的通讯兵传来消息说鬼子的侦察机一天来了三趟,目前没有接应到一个人。”

  牛汉对他们说:“我们对恒山的地形不如鬼子了解,鬼子曾经在恒山里扫荡过。我怕汉山不保险,你们有啥好的建议。”

  黄有文:“到处是鬼子,转移到哪里都一样。以俺看,就在山里重整队伍会好些。”

  乔丰:“山里没有粮食,俺们的粮食只够撑十天半月。这是最大的难题,必须解决粮食。”

  李怀土压抑着怒火,咬牙切齿:“狗日的小鬼子,老子活一天就是你们的克星。”

  “特派员,这里被鬼子封死了。”向来沉默寡言的巴特尔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开口了,他的话吸引了大家的眼睛:“恒山以东三十里外向西北行四十里是一片大雨山,那里有黄河的分流,山头不下上千座,随处可见山洞,还有很多很多飞禽走兽。尽头是大草原,草原上养活了五十万蒙古人,蒙古人是成吉思汗的后人是好战的民族。凭着特派员的头脑,东山再起不成问题。”

  范一伟:“特派员,就去蒙古大草原,拉起了队伍再打回来,眼下保存实力当紧。”

  唐四看见特派员在犹豫:“不要犹豫了,抓紧逃吧。只要你活着,山西就有希望。”看去左善龙:“军长给个话。”

  巴特尔:“特派员,俺带路能绕过鬼飞机。俺在山里待了十几年,对山里熟悉。若不是鬼子来山里扫荡杀了俺的家人,俺不会去黄花滩乡卖苦力。”

  牛汉点了头:“大家抓紧睡觉,黎明出发。”月亮离开后,男人们躺在地铺上全睁着眼睛。

  “放心睡吧特派员,弟妹有六奎护着不会有事。鬼子需要百姓种粮食,不会大屠杀。”李怀土说中了牛汉的心思。

  金七七、上官雪、容嬷嬷、柳燕、红瑶、左婉君、白采洁睡在隔壁的帐×蓬里,月亮进来帐×蓬里把她们全惊醒了。月亮告诉她们队伍要转移到蒙古草原,她们听见金七七惊叫:“手把肉!没厕所!还有雕”

  “牛汉是个傻逼吧。”金七七突然火冒三丈:“草原上闭着眼睛开车都翻不了,鬼子打来了我们躲都没处躲。”

  红瑶:“政委别生气,听俺说。巴特尔说的草原该是游牧草原,平原是占了大部分。俺们可以去归绥、去大青山,还有很多地势复杂的地方都能藏人。”

  “我们走了山西怎么办?我们不能就这么走了。”金七七不经意间流露出了爱国情怀,她们听了心里暖和了起来。

  月亮:“眼下局势逼着俺们必须撤走,如果这一万人也打光了那特派员很难东山再起了。”

  金七七听着她们的大笑声,自己也跟着笑出了声。是柳燕的哭声叫停了她们的笑声,红瑶跟着哭了起来。除了金七七和上官雪没有哭,她们全哭了。她们哭昨天来之不易的胜利,她们哭昨天还在的战友,她们哭现在的无助,她们哭未来的渺茫。她们的哭声传来了隔壁的帐×蓬里,男人们听着全咬住嘴巴痛哭。他们知道,女人在战争中是柔弱的。只有牛汉大睁眼睛没有一滴眼泪,他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他是个冷静理性的男人,他突然唱起了歌:“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头枕着边关的明月,身披着雨雪风霜。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为了国家安宁,我们紧握手中枪。

  牛汉大唱:“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男人们跟着唱了起来,女人们跟着唱了起来。帐×蓬外的警卫兵跟着唱了起来,全体士兵跟着唱了起来。

  上官雪在半夜里出来入厕,走出帐×蓬时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她心里一阵惊怒,心知死了几万人。

  她化成一股疾风飞来了炸药厂,发现白采善和士兵们在矿洞里睡沉了,她施法叫醒了白采善。她化成一股疾风飞来恒山脚下,发现上万号鬼子扑向了炸药厂方向。上官雪正要使出法术拦住鬼子,突听一声。

  德远方丈忽然严肃:“老衲乃十八罗汉座下第一弟子,恳请施主哪里来回哪里去。人间事与妖无关,你别不识好歹。”

  上官雪方才得知德远方丈的真身是是立五子转世,她施礼道:“大师,眼下有两万人困在山里。我不拦住鬼子,他们同样会被杀死。你我同是修行中人,不能不闻不问。”

  “天有规,地有律。人间的灾难是天地规律,而你却是来之不易。你将明愚变成傻人已是触犯天规,老衲念你一心向善特此放过你。你要知道,佛法无边佛法无情。”

  “哪里来回哪里去,莫再贪恋红尘。若是执迷不悟,会酿下终身苦果。”德远方丈随风而去。

  上官雪犹豫了,是该珍惜一生修行。她只好别过这里,打算回去斧头峰。当她飞过各地村庄时眼见遍地死尸,那些姑娘的惨叫声正在哭喊救命。她无法忍受人间的灾难,她跪在村外的雪地里向天拜叩,感谢观音大师宠爱,她决定放弃修行保护人间。就在她站起身时,夜空突降五声雷响,吓的她慌忙跪下,这乃五雷轰顶之兆。是放下,是坚持,她望着无边无际的夜空,泪流满面。当听到村里传来了姑娘们的惨叫声,她流着眼泪对天笑道:“一只白狐能换来人类的平安,弟子认为值得。”摇身一变变成了赵水仙的模样,脸上蒙了黑巾,只露出一双眼睛,手持两把驳壳枪。正要向村里动步,又听夜空传下五声雷响,她被恢复了原样,她心知这是上天最后一次提醒她。

  远方出来了德远方丈的声音——你弄风月狂,得失一生孽。我佛慈悲才不闻不问,人间自有正道在。

  上官雪挣扎的内心在悠远的话声中得以平静,她吃了一惊:“我怎么把绿无依忘了,真是该死。”她化成一股疾风飞去了恒山,回到帐×蓬里看见她们依在熟睡。她躺进被窝里使出法术把鬼子来了的心声传进了牛汉的耳朵里,她听见帐×蓬外传来了牛汉的大叫声。

  月亮大叫鬼子来啦,吓的金七七扑出了被窝。金七七正在困意中才懒得搭理月亮,她的身体半倒去地铺的时候容嬷嬷扶住了她。

  “到了安全的地方再睡懒觉。”容嬷嬷给金七七穿好军靴拉着金七七走出了帐×蓬,扑面吹来了一股风雪把金七七冻醒了。随即传来了孩子们的啼哭声和人们的哀痛呻吟,听的金七七心里一阵恼火。冲上来拦住一个四岁大的小女孩,大叫:“不许哭。”小女孩哭的越加凶了,气的金七七举起巴掌想要打下来。“俺娘不见了,呜呜呜呜…”小女孩的哭声叫金七七想起了为了嫁给有钱人而抛弃了她的妈妈,她看着这个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小女孩,她有一种天大的同情心,她半蹲下来抱紧了小女孩。突听有女人叫了一声“七七”,又听小女孩大叫娘、娘。她看见一个女人跑来扯过小女孩打了两下,她愤怒的大叫:“老子一枪毙了你。”

  金七七清醒了过来,气愤的说:“看好你的女儿,永远不许抛弃她。”她转过身时看见了牛汉站在她眼前,她头一甩哼了一声大步走了。她发现牛汉居然敢不追上来,她双手叉腰转过身看见牛汉把军大衣披在了那个妈妈的身上。那个叫七七的小女孩抱住了牛汉的双腿,抬起头仰视着牛汉的笑脸。“哥哥不是大坏蛋是大好人。”小女孩的话叫牛汉心里刺痛,也叫金七七潸然泪下。只在一天一夜,英雄变成了坏蛋,是叫人难以接受,但只能勇敢面对。

  容嬷嬷也听见了小女孩的话,她心里难受的叹气,走过来把一个白馍给了金七七,说:“背风吃,别呛风吃。”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牛汉和容嬷嬷最爱她了,她哭哭啼啼的点了点头。

  巴特尔在前带路,队伍跟着翻山过河,牛汉带领一千战士走在队伍后方,牛汉不时的回头望望。牛汉心里挂念着妻子孩子,他害怕她们被鬼子抓了。金七七心里挂念牛汉,她不时的回头望望。

  天色在大风雪中亮了,队伍盯着大风雪前进。老人和孩子摔倒了,战士们把他们扶起来。吃饭的时候,战士们把干粮分给百姓们。

  上午鬼子的侦察机没有来恒山,马原发觉不对劲。他不许队伍向北行,也不知道走哪个方向安全。他们停留在两座大山山脚之间的一条沙河沟里,他们商量走哪里安全。

  马原:“鬼飞机不来东边侦察说明俺们身后有鬼子追来,俺们叫身后的鬼子走过去俺们再走。”

  六奎:“鬼子从东边追俺们,炸药厂在北边,南边是安东镇有鬼子,俺们只能走西边。”

  灯芯躺在被窝里说:“富贵险中求,就听马政委的吧。俺发觉就这几天生了,俺是走不动了。”

  朱二黑:“咱白天黑夜的走,去炸药厂要两天。鬼子早赶在咱前头了,闹不好,鬼子已经在炸药厂了,接应的队伍只能撤走。留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鬼子是撒网式扫荡。依俺看,富贵险中求,咱乔装鬼子光明正大的走,总比困死在这里强。”

  马原想了想:“现在无路可退,只能是转移到别处。特派员赶去蒙古那可糟了,伪蒙军和鬼子一样残忍。”

  宝婵发火了:“俺都急死了,你们扯闲天。”怀里的儿子哭了起来,喜鹊怀里的儿子也哭了。

  “宝宝乖,很快就能见到你爹了,你爹给你取个中听的名字,你长大了也给娘当特派员。”宝婵哄笑了儿子,她脸上乐开了花。

  马原看了看在沟里歇息的战士们,小声说:“派一百人向西行把鬼子引开,俺们趁机往回走绕去西边,只这么个法子。”

  “你就是个装逼犯,关键时刻假正义。有种你他娘的不要下令,俺瞧得起你。”宝婵对朱二黑大骂。

  “就是个装逼犯。”灯芯咬牙切齿的说:“汉子没给他军长报复在俺们头上了。”

  马原强颜欢笑的点了头,走去集合队伍。战士们都不傻都明白马原的意思,马原也只能让战士们自愿站出来。战士们全低下头,没有一个人愿意去送命。

  六奎对战士们大叫:“关键时刻全掉链子,中国能不亡嘛。特派员掏心窝子对你们,你们就不能掏心窝子的对待特派员一回嘛!”

  “都是俺们在拼命打鬼子,你们在吃香的喝辣的。俺不干了,是死是活听天由命。”一个战士扔了手里的枪,跑向了北边的大山。

  “你给老子回来。”朱二黑心急的大叫,眼睁睁的看着战士跑上了对面的大山。忽听一声枪响,战士栽倒了。

  马原落下了手里的手枪,对战士们大叫:“都不愿意就都在这里等死,俺们已经被鬼子包围了。”

  “俺愿意去引开鬼子,反正是一死就要站直了死。赶紧的吧,鬼子马上就追来了。”美智子背着一个篓子,把儿子放在篓子里。

  朱二黑看战士们无动于衷,他气急败坏的大叫:“老子带的都是啥兵,老子现在才瞧出来。现在想想金七七说的话真对,金七七说中国人怕死怕到六亲不认。”

  一个战士扔了手里的枪,对朱二黑大叫:“俺不想做中国人俺没得选,做中国人没啥好,小时候被地主官僚欺负,长大了被鬼子欺负。到头,又要被你们欺负。人的命只有一条,人的爹娘只有一双,凭什么俺们要为你们引开鬼子,在临死之前老子要抬头挺胸做回男人。”

  “老子毙了你。”朱二黑去掏枪套里的手枪的时候,突见五百多把枪对准了他,他赶紧抽回了手。

  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大叫:“弟兄们是死是活各凭本事,别怨天尤人。但是,俺们要懂的知恩图报,特派员是俺们的兄弟是俺们的恩人,没有特派员就没有俺们。谁愿意保护特派员妻儿的跟俺走,这叫爷们。”

  朱二黑推开了身前的马原,对战士大叫:“老子不是缩头乌龟,老子愿意去引开鬼子。老子就不服气金七七,老子就要用自己的命来证明中国人不怕死。老子已经被鬼子欺负成这样了,老子还怕个球啊。”

  大风雪白天夜里呼呼的刮,行军的速度因此拖慢。队伍走了两天两夜才来到了大雨山,是个安军的好地方。这里群山林立,到处是山林山路,山洞随处可见,地势复杂难测,野畜密集在这一带,容下四万人不成问题。百姓们去了深山住下,一个团的兵力守在了前山。

  白采洁站在前山的一处山顶上,用望远镜望着西边。她盼望哥哥能够尽早归来,同时也在担心哥哥牺牲了。她的望远镜里出现了一架飞机,正朝着她的方向飞来。

  山腰里的一个山洞里扎起了三顶大帐×蓬,其中一顶是办公会议室。地上燃烧着柴火堆,大家围坐在火堆前。都皱着眉头,心事紧重。

  唐四:“当务之急是解决粮食和盐巴,这比军火还要重要,人不吃盐巴没有力气,咱带来的那一点只够支撑十天。”

  牛汉:“去镇里找粮食运来不现实,只能是打回去,要么转移去草原,就这两条路。”

  曹达:“那里的百姓都是软蛋,见了鬼子就跟见了爹娘一样亲。全中国属那里的百姓最没骨气,咱去了是羊入狼群。傅作义的队伍在那一带活动,咱去了只能投靠傅作义。”

  曹达发火了:“你这么大个汉子不也躲进山里了嘛,老子至少用性命打过鬼子。你把队伍引去草原你有多少把握,你给俺说。”

  “大雨山是能养活队伍,鬼子不来这不是战场。俺们守在这里没有意义,没有仗打的士兵会消极战斗积极性。”曹达看见特派员点了头:“去草原拉起队伍纯粹瞎扯蛋,蒙古军队正在和苏联对抗他们自己的人都不够打。草原上的人都是牧民,习惯了草原上的游牧生活。再说了,蒙古是不是中国的还不确定。”

  曹达:“是中国的咱去了也不能立足,更不能拉起队伍。东部的热河和察哈尔一带早被鬼子占领了。中西部是晋绥军、鬼子、伪蒙军,加起来十几万人。俺们去了只要一打,他们会联合起来打俺们。”

  乔丰:“过了这个风头才能打回去,眼下鬼子又在大扫荡了。兵力火力指定强,俺们不是对手。”

  李怀土把烟盒里的最后两支烟递给了牛汉和金七七,金七七叫柳燕去拿来一条烟。

  牛汉低下头抽了两口烟,瞧见金七七白了他一眼。他笑呵呵的,对大家说:“鬼子摸来了大雨山,我们有毒气弹能干掉一部分鬼子。只是一旦暴露了,黑野会派来大部队。黑野不杀死我绝不甘心,就跟我不杀死他是一样的。我们在这里占地理优势,鬼子的飞机大炮起不了作用。可惜我们没有粮食,这逼着我们走出去。往回走不如往草原走,我们乔装成鬼子没人敢惹。只要守住几个村子,我们就能缓过来。”

  范一伟:“俺大舅住在包头城,是个屠夫。那里属于绥远省,汉人占了多数。早前听俺大舅说四个师团的鬼子驻守在绥远省,分驻在各地。包头城里有一个鬼子师团,城里的百姓将近三十万。那里的资源稀少,百姓温顺,相比山西来说太平许多,是个翻身立足的去处。”

  上官雪:“只能这样了,拉起队伍再打回来。那里的鬼子对牛汉不怎么了解,打起来应该比这里容易一些。”

  “不行。”牛汉严肃的语气惹恼了金七七,容嬷嬷赶紧拉住了金七七的手臂,却没拦住金七七的嘴,金七七对牛汉叫道:“你真以为你是神啊,他们跟着你吃啥子喝啥子。”

  容嬷嬷:“特派员,俺也认为把乡亲们留在这里妥当。这里有不少野畜,够乡亲们活下来。”

  金七七瞪了一眼唐四:“举手表决。”她举起了手、容嬷嬷举起了手。她看见大家全低着头,她咬了咬牙,冷笑了起来,说:“你们都是好人,就我们是坏人。我们…”

  “我们要给山西人留下一点好感。”牛汉抬起头打断了金七七的话:“我们把他们留在这里就是送给了鬼子,他们会恨死八路军。”

  “我知道这个,我问你你怎么安排他们。那是上万人就是上万张嘴,没有人愿意献出家里的粮食给他们。还有,带着他们目标太大,我们跟鬼子打起来,我们还要照顾他们。我们是要照顾他们呢还是要打鬼子啊,他们会拖死队伍。在关键性的大事上,你就应该顾全大局。”金七七的话很有道理。

  柳燕拿着一条烟走进了帐×蓬,看见金七七白了她一眼。她赶紧转身打算离开,听见特派员说‘把烟拿来’。她‘是’了一声赶紧回过身,又见金七七瞪大了眼睛。“留一盒慢慢抽,抽烟有害健康。”她机灵的拆开了包装,拿出一盒烟扔给了特派员。赶紧走过来把烟交给了金七七,看见金七七脸色回温才松了口气。

  上官雪对牛汉说:“俺爹在包头城附近买下十个村子都连在一起,两万人挤一挤够住了。粮食和种子也存了一些,俺知道埋在那里。”

  牛汉对他们说:“我特意交代了白采善,接不到人赶回来。现在看来,白采善带队伍去了村里寻人。”

  牛汉笑了:“队伍里胆子最大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大政委、一个是朱二黑、还有一个是白采善。白采善不仅胆子大还很有头脑,他一定能想到我们去了绥远。”

  “你瞧他妹子多精明,他指定差不了。”容嬷嬷看见金七七顺气了,她从金七七手里拿过了烟发给了大家。“别人俺不敢说,朱二黑肯定活着。那后生比鬼都精,就是孙猴子,除了大政委谁也降不住他,有他护着三位夫人安全。”容嬷嬷的话也是大家想对特派员说的话。

  “特派员,俺去合适。”大家的眼睛全看去了说话的红瑶:“俺是姑娘被鬼子抓住了只是糟蹋不会死,鬼子不会想到俺是八路军。俺是本地人也是一个优势,恳求特派员准许俺去执行任务。”

  牛汉:“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现在山里全是鬼子,你出都出不去,就是能出去我也不会同意。”

  牛汉笑着摇摇头:“你留下来有更大的用处,我知道你憋着一肚子的不服气。”看去他们:“我们要以大局为重,现在的队伍是我们翻身的唯一资本。我们必须爱护队伍,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杀死一百个鬼子。明天就要出发了,我们今天大醉四方。”

  金七七突然间是那么的那么的理解牛汉的心情,也许只有醉了才能忘记自己的过错。“你是英雄,大英雄,谁敢说你是坏蛋,老子跟他拼命。我警告你,你死了我不活。”金七七抱紧了牛汉大叫。

  上官雪看着牛汉和金七七抱在一起,她露出了欣慰的笑意。无论牛汉是不是妖王转世之人,她都认定牛汉是个大英雄。她在夜里来到了西圪苏群山里,她在黄河边一带的大山里施法变了十个村庄。又施法做了一条安全路,鬼子的飞机不会发现他们。

  大家熟知的股神巴菲特,是依靠投资实现资产增值的世界顶级富豪,他从小就对投资抱有浓厚的兴趣。巴菲特11岁与姐姐一起购...

  最近公司写的项目中遇到了内存泄漏的问题,一直对instruments的使用很不熟练,借此机会记录一下使用经验。 A...

  我不认识刘顿,甚至之前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可是我就是抑制不住自己,想去杀死他。 ...

  apparatus Stumble Rotary Prescription Magnify Grant Conse...

  从吵闹的订餐处 拿回11点已预定好的餐盒 楼下转了一圈 又回到原处 正好有一个小餐桌 准备用餐 人群已散去 异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