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 >

《特派员和女妖精》 第111章 决策(2)

发布日期:2020-10-19 16:09   来源:未知   阅读:

  “鬼子应该会空袭,来阻止我们发射毒气弹。如果我们硬拼,一定不是鬼子的对手。我们分成三部分,一千人在镇外,五百人守住城门,一千人藏在地洞里。我们拖到天黑让鬼子进来,鬼子肯定会住进这里。我们藏在地洞里,夜里消灭鬼子。”

  罗大彪看着牛汉的脸色,他笑道:“特派员在考虑以后吧!按理说我们应该撤离,可是撤离的路线是个难题。同志们全指望你,你不能冒生命危险。”

  “你从不考虑我的感受,我打死你。”金七七伤心的哭了,这次她没有演戏。她的拳头使劲的捶着牛汉的胸膛,她真的想打死他。

  这肯定有非同寻常的关系啊!罗大彪和灯芯看的傻眼了。如果没有那个关系,金七七怎么敢打牛汉呢!

  “我同意,别哭了。”牛汉看着金七七哭泣的样子,他的心软了。的确,任何女人无法取代金七七在他心里的地位。

  “你非要让我哭一次。”金七七有些难为情,但很快被仇恨吞噬了。她白了一眼牛汉,背过身擦眼泪。

  朱二黑直言不讳:“汉子你可想好了,顾全大局重要。如果鬼子不进来,我们就困在这里了。如果鬼子连日空袭,整个镇会被夷为平地。百姓遭殃不说,士气也会大降。”

  “我怎么没想到呢!”灯芯一副自责惭愧的神情,她注视着牛汉和金七七深情的对视。

  “你是特派员,我听你的。”金七七被朱二黑的话吓到了,她真的有一点留恋牛汉深情的眼睛。她想多看一眼,又怕自己陷进去。她闪躲的看去了一边,忽见朱二黑在偷笑。

  罗大彪观察了这么长时间,他得出了一个结论。金七七和牛汉是一对,从此他再不敢瞧不上金七七了。

  美桃端着一个大方盒走了进来,方盒里放着各种果脯。她走来了金七七身前,笑道:“政委,好吃着呢!我熬了阿胶,很补血。”

  金七七馋的直流口水,拿起一个就吃。“啊!酸酸甜甜是我最喜欢的味道。”她又拿起一个果脯,转过身塞进了牛汉的嘴里。这个举动,她是跟着感觉走的。却把美桃和灯芯气了个半死,她们也了解了金七七的地位。

  “少喝点啊!你抽了那么多血。”牛汉无奈的笑着,他看见大家都无奈的笑着。

  “你总惯着她。”朱二黑不服气的瞅了一眼牛汉,其实他分不清牛汉到底是惯着金七七还是忍着金七七。

  四个男人坐了下来,围着办公桌。这看似一场研究战术的会议,其实是一场男人之间的较量。

  李怀土:“鬼子最多出动两个大队的兵力,结合空袭攻开城门。我们先要把百姓放出去,难就难在鬼子会不会进来。一旦鬼子使用困兽之斗,我们必败。”

  朱二黑:“鬼子很狡猾,会分批进来。那样,我们不如撤离。无论咋个应对,撤离是最正确的。”

  李怀土:“特派员,撤进鬼山吧!鬼山里有上万土匪,鬼子对土匪束手无策。我们利用这一点,再寻找出路。”

  罗大彪:“我们进了鬼山等于把自己送给了土匪,土匪和鬼子一样没人性。依我看,不如扮成百姓留在村里。”

  朱二黑:“这个法子我们已经合计过了,留在村里的风险很大。一人告密,整个队伍就散了。那样,乡亲们会遭殃。”

  罗大彪对牛汉说:“我们往浑源方向走,我在浑源县听说那一代的山里没有土匪。”

  李怀土笑道:“老哥,这就是八路军。如果个个都顾命,革命永远失败。浑源县的鬼子更多,有两个联队。”

  朱二黑对牛汉说:“鬼山里有条四九河,紧挨着一座斧头峰。听说斧头峰有上千米高,很是奇险。如果我们能占了那里,就在山里挖山洞。靠着河肯定饿不死,飞机也拿我们没办法。”

  牛汉记的美桃对他说过这事,但他没有在意。“如果能占了斧头峰,土匪拿我们也没办法。倒是个出路,只是粮食不好解决。”

  “呦呵,想到出路了啊!”满俊拎着一篮子核桃走来,他把篮子放在了桌子上。坐上了椅子,对牛汉笑道:“这是政委让送过来的,说给你们补补脑子。”

  牛汉对满俊说:“我们现在研究三个对策,一是撤去白马石乡,一是撤进鬼山,一是留下来杀鬼子。”

  满俊:“白马石乡是首先,村多人多粮多。撤进鬼山有土匪,出山有鬼子,两头夹击不好过。现在是时候撤了,我怕雨停了鬼子就攻来了。”

  满俊皱起了眉头,想了想说:“我想鬼子没有那么精明吧,再说,下这么大的雨,鬼子能吃了这苦嘛!”

  李怀土:“不要小瞧鬼子,中国的半壁江山已经被鬼子夺去了。”他对牛汉说:“在恒山建立革命根据地,也是我们的任务。”

  满俊:“我们进了鬼山就成了土匪的盘中餐。”他看着牛汉,笑道:“我不信鬼子有那么精明,我们不要自己吓自己。”

  罗大彪:“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是两千五百条人命。其实撤进鬼山有一个优势,鬼子不敢把我们怎么着。土匪也恨鬼子,如果我们能和土匪联手就不怕没出路。”

  罗大彪:“你和特派员是一个想法,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去了白马石乡就能顺风顺水嘛,狗腿子多了。如果被鬼子发现了,我们会连累当地的乡亲。”

  李怀土对牛汉说:“在恒山建立革命根据地是组织的决定,我们要相信组织。”

  话音一落,他们陷入了沉默。无疑,牛汉的思路最敏捷。他在衡量这三个对策的利弊,也在考验眼前的四个人。

  大雨下着,把院里的那尊弥勒佛青石雕冲洗的干净。房里烟雾缭绕,五个男人绞尽脑汁的思考着。

  牛汉对大家说:“我们举手决定,少数服从多数。”他看见大家点了点头,他说:“去鬼山的举手。”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罗大彪没有举手。牛汉和满俊举起了手,牛汉纳闷的说:“你什么意思?”

  罗大彪笑呵呵的说:“我不懂打仗,我不能害了大家。政委听特派员的,最后一票是门团长。她有学问,应该听听她的意见。灯芯也有学问,说不定能帮上忙。”